<< 符合你們的審美 | main | 這愛情卻來也匆匆 >>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0
    • 2016.08.10 Wednesday
    • -
    • -
    • -
    • -
    • -
  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   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    夢中享用了美味

    0
      農村老式的房屋總要有炕的,與屋地相接的炕邊上是一條毀攬抉茵ぬ藹∪炕沿儿。凡是有時光劃過的歷史,那炕沿儿就是光溜溜、涼浸浸、圓潤可愛的,在那裡靜默著,如玉石般光潔,如果常常纖塵不染,可以是這家中的門面了。

      別小看了這一段木頭,受盡了人間的煙火氣,便多了一份至真至純的感情。與人喜憂與共,總在無聲息的陪伴著鄉里人。但凡家裡來了客人,都要熱情的讓上一句:來!快上炕裡!越過這段木頭,就擁有了主客盤膝對坐,舉杯同飲、共話桑麻的意趣。來!上炕裡!這是鄉里人最熱情的招呼,最質樸的話語。

      孩子淘氣回來了,不管早晚,蹬掉鞋子,一轉身回腿上了炕裡,這是家裡了,無拘無束的家。而到別人家去做客,卻要扭捏的多,主人再三禮讓,客人都要再四的推辭,小輩份的、生疏的客人是不能輕易逾越這道炕沿的,不可隨意回腿上炕裡。憑著這一條木頭,很輕易的判定出親疏遠近,舊友新朋。

      而這一道炕沿,又何嘗不是母親擔驚受怕的地方?孩子剛剛會爬行,不懂得深淺邊沿,母親常常瞪大了眼睛,一聲驚呼,飛奔到炕沿前,一把接住了瞬間就要摔在地上的孩子!寶貝被抱在懷中,母親一邊輕輕的拍著,摸著孩子的頭頂,一邊才聽見自己的心還在咚咚狂跳!慢慢的依靠著炕沿,坐下來,腿也有些發軟。就是這樣一段木頭,小孩子越過了,母親的心就會疼上許久!

      孩子剛過炕沿高,匆匆忙忙的下地找到自己的鞋,手把著炕沿幾下踢蹬上鞋子,飛跑出去了。許久瘋跑回來,進了屋子,見母親在炕上專注的做針線活兒,於是悄悄的扒著炕沿將下巴搭在上邊,默望著母親,一動不動……

      夜半,孩子被喚醒時,睡眼朦朧中,順著香味抬起頭來,看到炕沿上放著一大碗下了紅小豆的高粱米飯,一塊大豆腐,飯香撲鼻!頓時醒轉來,操起筷子,狼吞虎咽,風捲殘雲!這才從炕沿上從碗邊抬起眼睛,看看滿臉灰塵的父母,正在笑瞇瞇的看著自己的孩子。他們身上的寒氣還未散盡,碌碌飢腸也在渴望一頓美餐,只是小兒女的香甜吃相,讓他們暫時忘記了??自己。生產隊裡今晚挑燈夜戰,數九寒冬,吸引人的是那夜半加餐,在農家還被視為大餐的那一碗高粱米飯,一塊白生生略帶純正糊巴味兒的大豆腐!

 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    0
        • 2016.08.10 Wednesday
        • -
        • 12:53
        • -
        • -
        • -
        • -
      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        コメント
        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       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        トラックバック
        calendar
             12
        3456789
        10111213141516
        17181920212223
        24252627282930
        << September 2017 >>
        PR
        selected entries
        categories
        archives
        recommend
        links
        profile
        search this site.
        others
        mobile
        qrcode
        powered
       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